每天都在作死的菠萝

记忆

  字数:1646 应援对象:西撒·A·齐贝林 关键词:雨伞 冰激凌

西撒已经死了么?西撒,是不是真的在自己的生命里存在着?乔瑟夫偶尔会有这样的疑问和错觉。从1939年过后,那么平静的十几年,太过毫无波澜。曾经是波纹战士,与柱中人战斗过的过去,像是虚无缥缈的肥皂泡,轻轻一碰就会散去,仿佛从未存在过。生活忙碌却又平庸,过去的记忆就这样一点点的被消磨变浅。

  难道说就会这样忘记了那个人么?相处的时间太过短暂,世界上没有不灭的思念,而自己又是个不擅长记忆的人。从1938年的相遇到1939年的分离,短短的时间,自己与那个金发的男人从两看相厌到再默契不过的战斗搭档,再到永远的分离。他留下的血泡泡已经消失,头带在火焰里消逝。如果不是LisaLisa,如果不是曾经使用过的那些器具还存留着,如果不是他的墓还存在着,自己似乎已经无法证明他的存在,就连他们曾经开过的玩笑做过的约定也逐渐模糊。

  偶尔的偶尔,乔瑟夫会想,如果西撒现在还活着,那现在的他们会是怎么样的。他们在秋季相遇,在春季即将到来的时候永别。却从未经历过夏天。如果是在夏天的话,如果没有战斗的话,他们会是怎样度过的呢?

 

“嘿!JOJO!别发呆了!”

“西……撒?”

“你这小子是睡傻了么!不是说好今天要你去尝尝这里最美味的冰激凌的么!还不赶紧收拾收拾出发!”

“好好好!西撒酱你再唠叨一定会老的啦!”

“什么你这混蛋JOJO!”

乔瑟夫飞快的躲过西撒飞来的拳头,敏捷的跳进卫生间开始飞速的洗漱,西撒则是无奈的靠在门框边看着他。

一阵乒呤乓啷,想逃过吃早饭的乔瑟夫还是被西撒揪住按在了椅子上。

“JOJO!你个蠢货!”西撒无奈的按着脑袋。

“虽然你说今天的主餐是冰激凌,但是直接吃冰的食物你是想因为胃痛倒在路边么?”

“相比起早饭一定是冰激凌好吃!胃痛也没关系吃冰激凌吃到饱就可以了!”

乔瑟夫举起还叉着面包的餐叉,得意洋洋的说。然后下一秒,他就被对面飞来的肥皂泡糊了一头一脸。

乱七八糟的早餐终于过去了,两人总算踏上了前往冰激凌店的道路。

“诶诶,西撒酱你说的就是那一家么?”

乔瑟夫指着前方看上去有些年代的小店说。

“感觉上不怎么样么~”

“笨蛋~JOJO,那家店开了可有段时间了,在这附近可有名了。因为卖的冰激凌量多用料也好,价格也合理,所以在这附近可出名了。快走吧,不然可能会没有位置呢。”

“哈,那我要好好吃个够!”说着乔瑟夫就朝着店冲了过去,“西撒你就等着被我吃穷吧!”

“那也要看你的胃有没有这个本事!JOJO!”

 

说着要吃穷西撒的JOJO果然没有客气,各种花色的冰激凌几乎被他点了个遍。西撒在服务员小姐在15分钟内上了第三份冰激凌的时候放下了手中的饮料,嘱咐服务员小姐说可以不用急,慢慢的上。

“所以你吃那么快干嘛,JOJO,又不是只有今天才吃得到。”

“因为感觉快要下雨了,所以想多吃点!”

“……这是什么逻辑!”

然后,天空降下了雷电。明明出门是还是艳阳高照的天空布满了灰暗的乌云。

“西撒酱你看,下雨天让人没有心情吃嘛。”

“JOJO,你这是歪理。”

“而且我也没带伞。一想到可能会淋雨回家就微妙的不爽呢。”说着乔瑟夫挖起了一大勺冰激凌。

“就知道你这个笨蛋不会带,所以我带了。”

“可是和西撒酱一起撑伞回家的话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啊!和男人一起撑伞有什么意思啊!”

“……JOJO。”西撒酱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且一回家,你就会不见了的吧。”

“你不是因为那个夏天要带我去吃全意大利最好吃的冰激凌的约定才出现在这里的吗?还是说,这里只是我单纯的幻觉?”

不知为何泪水就这样掉了下来。乔瑟夫想,自己不是还记得的么,自己和那个人约好去吃冰激凌,只是因为自己和那个人争吵过冰激凌是意大利的还是美国的好吃。还记得自己开玩笑说过说不定波纹的肥皂泡可以在下雨天当伞,然后那个人说,好啊,给你当,然后泼你一脸。

但是这些都只是曾经说过了,自己就连他的存在都快要遗忘。

“没有哦。你不是找到过那家店了并且吃过那里的冰激凌了么,而且伞,不你也不是有了一柄透明的像是肥皂泡的了么。”

“放心吧,曾经我存在过,而你,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忘记我的。”

 

然后乔瑟夫醒了过来。梦里的事情他已记不太清。但是他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忘记那个人。

西撒·A·谢皮利。

那么今天,带着向日葵,去看看他吧。


评论

热度(3)